银沙城,城主府。

   楚凡与姚紫儿优哉游哉享用着点心,侯树泉夫妇在旁陪同着。

   许多姚家下人来来回回忙碌着,将一个个密闭的箱子备好。

   与此同时,整个银沙城的大街小巷中,副统领牛霸天的名字,风头比昨日还要强劲。

   黑亥、图雷以及杨感这等三族精英何其可怕,连寻常的六阶中期妖将都不敢直撄其锋,可偏偏新来的牛副统领,像是牛刀杀鸡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松赢得胜利。

   无数银沙城百姓自然是对这场战斗津津乐道。

   时间不断流逝。

   夜间,三百城防军精锐以换防的名义,骑着坐骑从城防军军营来到了城主府。

   一头头蹄上包裹了布条的沙驼兽,背上皆驮着大箱子,在三百城防军精锐的护送下,步出了城主府。

   大队人马悄然通过银沙城的大街小巷,不久之后,便出了城门。

   从银沙城还要往南千余里,才能到达目的地信陵城,这一趟运送物资,来回至少要数日的功夫。

   楚凡与朱黄,自然是骑着沙驼兽,并肩走在前头。

   小清新美女盛夏街拍图片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队伍刚刚出城的时候,一道传讯灵晶的霞光,便升上了云霄。

   并不是在八百里外的沙驼部营地。

   仅是离银沙城不到百余里的草原之中

   上千沙驼部族的精锐化出原形,簇拥着拓跋寒以及一个奇装异服,满面纹身的男子,一同向着远方而去。

   “踏,踏,踏……”

   密集蹄声之中,拓跋寒神色眸中满是杀意:“好,那夔牛族的小子也参与了护送银沙城物资的行动,苟仲阁下,这小子就交给你了!”

   一袭花花绿绿的袍服,一脸纹身亦是五彩之色的男子淡淡一笑道:“放心吧,一个六阶初期的妖将,我肯定能将他活捉,交与你处置!”

   拓跋寒轻轻摇头道:“阁下莫要太过小视此子,据说他在银沙城斗兽场中,以一己之力,击败了月兔、黑驼以及云羊三族十位年轻强者。”

   “哦,对手是什么修为?”那苟仲饶有兴致问道。

   “其中那黑亥,有着六阶初期境,剩余九个,至少都有五阶中期以上。”拓跋寒沉声道。

   听到这话,那苟仲却是哑然失笑道:

   “哈哈哈,银沙城中的三族我也曾听闻,不过只是一群胆小怕事之人罢了,焉能与本座相提并论!”

   拓跋寒闻言,此刻脸上亦是泛起了一抹冷笑。

   银沙城中的三族本就是血脉低微的小族,实力不济自然正常,为了这次的行动,他可是特意请来了苟仲这位狠人。

   ……

   同一时间。

   上千沙驼部战士的大队伍,一同向南急速进发。

   早在日间,沙驼部落安插的内奸,便将银沙城要运送物资的消息,通报给了拓跋寒。

   作为炎虎妖王的马前卒,沙驼部早就想占下银沙城,可如今代表姚家的宋传明,牢牢将银沙城掌控,月兔、黑驼以及云羊三族,更是依附了姚家的战车。

   沙驼部收到这等消息,当然绝不容错过机会,要将大批重要物资劫掠走,让姚家的计划落空。

   尽管此举非常冒险,一旦被发现,可是要承受常胜妖王的怒火。

   可只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楚凡等人,即便宋传明怀疑是沙陀部所为,没有证据也拿他毫无办法。

   他沙陀部可也不是软柿子捏的,毕竟沙陀部身后站着的可是炎虎妖王。

   这便也是拓跋寒的底气。

   只要此事一成,姚家必定会受到常胜妖王的迁怒,到时候一旦姚家在常胜妖王处失宠,沙陀部大可有机会进攻银沙城,将银沙城拿下。

   为了沙陀部的大业,拓跋寒仍是决定铤而走险。

   东荒之地,三大妖王三足鼎立,没有确凿的证据,常胜妖王恐怕也不愿与炎虎妖王撕破脸。

   “苟仲阁下,未免有变,我建议将那牛霸天斩杀免留后患为好,落燕谷中,绝不能留下活口!”

   接近目的地,拓跋寒不忘提醒道。

   除了抢夺物资之外,能够顺便报当初的一箭之仇,那是再好不过。

   苟仲听后倒是无所谓的大笑道:“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放心吧,想要这小子死还不简单。”

   “那是,苟仲阁下快要接近六阶大圆满,寻常妖将,自然不是你的对手!”拓跋寒在旁恭维道。

   为了此番行动,他不惜花了重金,将苟仲请来。

   苟仲乃是狂犬一族的强者,表面上不归属于任何势力,但拓跋寒隐约知道,对方暗地里经常替炎虎妖王干脏活。

   稍一试探,用大笔的妖银币一砸,对方果然答应了此事。

   有这等强者在,今日便要让银沙城的人马军覆没,一个都逃不掉。

   “小子,今日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拓跋寒目露狰狞之色。

   在收到手下发出的信号之后,沙驼部族便从草原杀到了落燕谷周围,进行最后的布置。

   有心算无心!

   楚凡与朱黄带着三百精锐一路护送着物资前往落燕谷时,然不知,一支沙驼部族的精锐队伍已潜伏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牛副统领,说实话,只要让常胜妖王青眼有加,也许不久之后,连我和宋城主都要靠你多帮衬了。“

   月光之下,大队人马逶迤前行,朱黄与楚凡的坐骑齐头并进,两人一路轻松闲聊着。

   “踏,踏……”

   一阵蹄声从远方传来,一个身材高大的探马冲到离朱黄与楚凡数丈之外,这才勒住了坐骑。

   他向着朱黄大声道:“禀报朱统领,探马小队已搜查了十里外的落燕谷周边,并没发现任何异常!”

   闻言,朱黄和颜悦色道:“许允,辛苦了!”

   那探马小队的队长,有着五阶修为的许允,与朱黄颇为熟络,似乎是朱黄带入银沙城城防军的老人。

   看到楚凡的目光有意无意落在了他的脸上,许允冲着楚凡拱了拱手道:“牛副统领乃是世间猛将,许允心中仰慕,特恳求了朱黄统领,日后,我愿加入牛副统领手下的陷阵营!”

   “许队长客气了,你愿加入陷阵营,我牛霸天求之不得!”

   楚凡大笑说道,此时眼角的余光却是有意无意的瞥向落燕谷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