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智返回琼金之后,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研究詹家的产业布局。

如果换做一般人,会觉得詹家是一个豪门大族,心生畏惧,肯定不会去鸡蛋碰石头。

乔智有稳健的一面,能不惹事竟然躲着。

但,如果有人触碰到他珍视的东西或者人,便会死磕到底。

当然,想要将詹世坤一棒子打死太难,他身后有詹家这个庞然大物。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即使能让詹家蒙受巨大的损失,詹家稍微动用一下手指的能量,也是极为可怕的。

如果詹世坤被詹家赶出门,那么詹世坤就没有继续骚扰陶茹霜的资本。

想要让詹家将詹世坤扫地出门,那就得让詹世坤做出影响詹家的核心利益的事情。

乔智需要找到詹家现在最矛盾的地方,再进行布局。

乔智没让陶茹霜参与此事。

倒不是担心陶茹霜会泄露,只是设计陷害人见不得光,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走不到尽头的清纯薇薇

詹家在很多领域都有投资,除了商业地产、房地产之外,还有涉及家电制造等领域,近期甚至开始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

从财报来分析,詹家的资金流出现巨大问题,主要是在新能源汽车的布局上,出现了重大失误。

不得不将在琼金建设的云中大厦,以极低的价格拱手让人。

前几年詹世坤借助互联网金融发了一笔横财,现在名下有几家公司都是与互联网有关。

他自己也不怎么管事,聘请了一个经理人团队,帮他做理财分析,每个月的收入也极为惊人。

无论是从社会地位还是财富积累,乔智跟詹世坤都不对等。

乔智现在的唯一优势是,以有心算无心。

詹世坤在明,他在暗。

从很多细节来看,詹世坤做事还是比较谨慎的。

比如骚扰陶茹霜,虽然方式龌龊、恶心,但保持底线。

因此对付这等谨慎之人,若只抓住了他一个细小的破绽,也很难将他一棒子给打死。

如“仙人跳”这等低级的陷阱,对詹世坤而言,根本无伤大雅。

詹世坤与陶茹霜之前有过婚约,虽然现在作罢,但即使发生什么,那也是詹世坤没能控制住分寸,而且只要没有得逞。

最多被家族象征性地责罚一下。

陶茹霜真要用仙人跳给詹世坤制造麻烦,至少要付出实质性代价,那样未免也太亏了。

而且,社会对待男人风流太过宽容。

等过了风头之后,詹世坤还是一条好汉。

以他那阴损的性格,还是会对陶茹霜不依不饶地纠缠。

想要重创詹世坤,必须要从他的事业线来布局。

诱使詹世坤牵扯到詹家利益斗争当中。

他的错误决策,导致詹家陷入极大的困境。

詹家必须要舍弃詹世坤才能够暂缓一口气。

乔智经过缜密的推理,已经逐渐摸索到了对付詹世坤的办法。

光靠自己肯定不行,他需要找一个合适的盟友。

……

宋恒德在淮香集团的地位受到谭震的压迫,虽然自己是首席执行官,但谭震却掌握了财政大权。

虽然他还是谭震的上级,最终签字权在自己,但谭震是实际执行人,他有资格对财务中心进行调整。

原来的财务总监被谭震安排到大区担任总裁。

现在的财务总监是谭震提拔上来的,也就是说宋恒德已经彻底失去对财政权的控制。

这便是职场的残酷。

宋恒德依然还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自己对人事权力拥有决定权。

当然,这也是陶南芳故意留给自己的权限,用来对谭震进行掣肘。

陶南芳对管理属下,已经达到如火纯青的地步。

宽敞明亮的总裁办公室,虽然所有的灯都打开着,但宋恒德表情始终阴鸷。

这几天秘书没什么事基本都不会过来打扰,因为秘书知道宋恒德需要安静。

原本跟宋恒德走得很近的那几个股东或者高管,也很少前来拜访。

大家都是心如明镜,知道宋恒德现在日薄西山,不知道他何时会垮台。

陶新晨或许是宋恒德的镜子,宋恒德的下场绝对不会太好。

现在集团内部已经传出风声或者说是谣言,陶南芳的手术并不是很成功,她体内的癌细胞随时有扩散的可能,因此现在已经开始为接班人做准备工作。

清理强势的高层,给接班人扫清障碍,避免在交接过程中,出现很大的阻碍,这让元老们惶恐不安。

宋恒德感受到这种孤立感,反而心安。

作为淮香集团几十年的老员工,他清楚的知道陶南芳不会让自己真的一无所有。

现在他身边少了那些阿谀奉承之徒,反而会让陶南芳放心,让他好好辅助继承人。

至于谭震现在虽然看上去是红人,但他还是不太清楚老板的性格。

以陶南芳那多疑的性格,如何能让一个众星捧月的下属,安放在年轻的接班人身边呢?

别人都觉得宋恒德现在很凄惨,受尽冷落。

但何尝不是宋恒德故意制造的效果,示敌以弱,是职场中经常采取的策略。

他在淮香集团运营多年,岂能没有几个知心好友或者用心培养的属下。

他们这段时间都保持低调,跟宋恒德断绝来往联系,显然是一种静待时机的默契。

宋恒德拒绝与一些人见面,久而久之,他们便明白宋恒德为什么让自己显得像是个孤家寡人。

古代帝皇最忌讳的便是结党营私。

淮香集团的规模这么大,国员工有数万,中层以上的干部数千,陶南芳岂能没有这个忧虑?

谭震最近这段时间到处被人拥簇,正是陶南芳最忌讳的。

谭震或许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也是骑虎难下。

因为陶南芳何尝不是利用他,来摸清楚现在中高层的情况。

分辨哪些人值得提拔,哪些人可以搁置,哪些人可以清理出团队。

淮香集团作为餐饮行业的领头企业之一,内部肯定有不少竞争对手安插过来的眼线,如果原来的管理团队始终一层不变,这些眼线只会更好地隐藏在暗处,难以被人发现。

宋恒德分析,陶南芳也是希望借此契机,打击潜藏在淮香集团的商业间谍。

“宋总,外面有人约见,说你欠了他的人情。”秘书通过座机打入放在办公桌上的蓝色座机。

另外一部红色座机,是专门接听陶南芳的电话。

约见之人,扯淡也没有个谱儿,竟然说宋恒德欠了他人情。

但,正因为太过荒谬,所以秘书还是得打电话给宋恒德,确认一下。

“闲别急着赶他离开,问问他叫什么名字!”

宋恒德努力开始回忆往事,每个人在世界上或多或少,都会欠别人不少人情,宋恒德也不外如是。

“稍等片刻!”秘书取出另外一个座机,熟练地拨通前台短号,“问清楚拜访者的名字。”

“他说不方便透露,涉及到宋总的隐私,如果宋总见到他,绝对会认识他。”前台无奈道。

秘书也是愣住了,拜访者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秘书决定还是亲自到前台看一眼,没想到对方戴着鸭舌帽、口罩还有墨镜,搞得神秘兮兮的。

“先生,我们必须要确认你的身份信息,才能放你进去。”秘书对神秘人的语气十分客气,毕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

“不方便,涉及到宋总的隐私。”神秘人压低声音说道。

秘书暗叹了口气,道:“稍等!”

秘书去跟宋恒德请示,最终带来好的结果,宋恒德愿意接见他。

神秘人走入办公室,缓缓摘掉墨镜、帽子和口罩,露出真容。

宋恒德的表情变得很精彩,他没有想到故弄玄虚的人,竟然是乔智。

他怎么会来找自己?

“对不起,宋叔叔,为了避免一些麻烦,所以我打扮成这样。”乔智嘴角浮出歉意的笑容。

宋恒德跟乔智见过几次面,都是当着陶南芳的面。

陶茹雪在私下里也称呼宋恒德为叔叔,所以乔智如此称呼他,倒也恰当,而且还能迅速拉近彼此的距离。

“倒不是麻烦,而是你担心,我不会见你吧?”宋恒德一语中的。

宋恒德的确现在不适合见乔智。

如果被陶南芳知道乔智和宋恒德私下见面,以她那多疑的性格,还不知道怎么折磨宋恒德呢。

乔智讪讪一笑,宋恒德果然是个老江湖,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

他主动抢到话语权,“宋叔叔,我来见你,是跟你商量一件事。我觉得,这对于咱俩是一件都有好处的事情。如果办成了,陶董事长也就是我的丈母娘,绝对会在心里给你加分。”

宋恒德下意识摸了摸下巴,他习惯性会在此处留下胡渣。

当思考问题的时候,会摸一把,扎手的感觉,会让自己保持足够的清醒和理智。

“说来听听?”

宋恒德酝酿很久,终于还是决定听听乔智的高见。

按照道理而言,宋恒德跟乔智应该站在对立面。

被陶南芳知道,两人准备联手做点什么,恐怕她会生出其他想法。

宋恒德突然觉得能让陶南芳的计划出现变化,是件挺有趣的事情!

为何不尝试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