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

慕家老宅。

阮白喝完药后,没有心思在外面流连,开车回到家里,走进客厅,看见慕少凌正坐在沙发上,电视上放着财经新闻,但是他的心思似乎不在这里。

她扬起笑容靠近,坐在他的身边,“少凌。”

慕少凌回过神来,看着身边的女人,眼中闪过一抹不耐。

阮白的靠近,充斥着一股香水的气味,以往她不爱用香水,身上总是自然的清香。

失忆后,她爱上了各种女士浓香,正是这样,慕少凌更不乐意与之靠近。

“回来了?”他借故倒茶的动作,与她保持了一点距离。

慕少凌的动作很自然,阮白没有察觉到,她点了点头道:“嗯,回来了,怎么这么有空,在这里看财经新闻?”

以往即使是周末。他也是在书房或者是公司加班,能够在客厅见着他,实在是难得。

“看会儿。”慕少凌回答道,看着阮白,他则是想起念穆。

董子俊刚才来了信息,说是调查到投送快递的地址正是念穆所在的住址。

笑起来眉毛弯弯清纯美女水嫩薄嘴唇银杏树下写真

他为了证实那人的确是念穆,还专门去调查了监控,的确,给周卿寄出药材的人,就是念穆。

董子俊还查到了,她与周卿跟林文正相遇似乎不是偶然,因为在监控里显示,在林文正夫妇还没出来的时候,她站在林家别墅外面的道路上,足足站了一个小时,而且目光是一直看着别墅门口的。

说是等朋友。好似在等着林家夫妇出来一样。

慕少凌觉得震惊,没想到,帮助周卿的人,居然是念穆。

她不但是个制药教授,甚至懂得医术……

念穆的这些医术已经不是那种普通生物制药学生所达到的水平……

“少凌?”阮白见他又看着电视屏幕发呆,唤了一声。

慕少凌回过神来,“什么事?”

阮白抬手伸到他的额头前,低声关心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慕少凌摇头,握住她的手挪开,随即又松开,“没有,管家说出去购物,怎么什么都没买就回来了?”

他已经注意到,每个月的这天是阮白的购物日。

“没看上什么,所以没买。”阮白有些心虚,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每个月喝药的事情,但是被他问起,心里还是发虚。

慕少凌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男人,今天因为遇到念穆,离开的时候怒气冲冲的根本就没心思逛街,所以两手空空回来的。

要知道他在这里,她肯定会随意买点什么再回来。

“嗯。”慕少凌点头,站起来,说道:“我回书房处理工作。”

“好。”阮白微微笑着,没有跟上,目送他上了楼后,她站起来找到管家,“管家,我问一件事。”

“天天,您请说。”管家的态度恭敬。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少爷怎么魂不守舍的?”阮白双手弯在胸前,语气并不温柔。

管家摇头道:“今天没有发生什么事,可能是少爷比较累吧,他今天比以往都要起得晚。”

阮白虚眯眼眸,看了管家好会儿。

“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她不信慕少凌会无缘无故这样。

“今天宅子里安静得很,一点事情都没发生。”管家肯定道。

“罢了,我想吃燕窝,让厨娘给我炖一盅。”阮白不再想慕少凌的事情,转而吩咐道,她喝了药,觉得嘴巴有些苦,所以想喝燕窝。

“好的。”管家朝着她鞠了一个躬,转身往厨房那边走去。

慕少凌把自己困在书房,一直到了下午四点,才转身走了出来。

阮白坐在二楼的客厅看见,放下杂志站起来,立刻站起来迎上前,“少凌,管家已经把西服熨烫好了,现在要换上吗?”

她记得今天是慕少凌参加医药协会的宴会,虽然不能陪着他去扮演贤内助的角色,但是她还是想做点什么。

现在慕少凌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少,危机感的促使下她必须地做点什么。

“我自己换就好。”慕少凌说道,转身走进主卧,他的衣橱间还在主卧,每次管家熨烫好衣服,都会放到主卧那边。

阮白上前跟着,想要帮他换的时候,软软跟湛湛一同上了楼。

她不但要扮演好妻子的角色,也要扮演好母亲的角色,于是她停下脚步,微笑道:“湛湛,软软,们回来了啊。”

软软听见她的声音,身体明显地哆嗦了一下,抬头的瞬间又低下头,说道:“嗯。”

“脸色怎么那么苍白?是不舒服吗?”阮白注意到孩子脸上的不对劲,想要上前关心。

湛湛立刻把软软护在身后,仰起头,一张如同慕少凌缩小版的脸透着淡定,他说道:“妹妹被颜圣泽的游戏给吓到了,休息会儿就好。”

“这样啊……颜圣泽怎么能够吓唬人呢,湛湛,快带软软去休息。”阮白故意板着脸去说颜圣泽的不是,心里则是纳闷死。

他们真的早不回来,迟不回来,偏偏在慕少凌要换礼服的时候回来,让她展现出温柔的机会也没有。

湛湛握住软软的手,点了点头,又回头说道:“妹妹,我送回卧室。”

“好的,哥哥。”软软小脸苍白,不敢抬头看阮白一眼。

他们拿到了检查报告,上面显示,他们与眼前自称为他们妈妈的女人并无血缘关系。

想到这个女人在他们家充当了那么多年他们的妈妈,软软想着就觉得害怕。

她到底有什么目的,是要对他们的爸爸不利吗?

湛湛牵着软软的手走进卧室,关上门。

阮白在一旁看着,低声嘀咕了一句,“两兄妹都怪怪的。”

她没有把孩子的异常放在心上,转身走进主卧,慕少凌已经关了衣橱的门在换衣服。

阮白跺了跺脚,神色阴沉了一下。

衣橱门打开的瞬间,她又扬起笑容,露出贪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

西服被熨烫得整整齐齐,套在男人的身上,包裹着他完美的身材,如同俊美的天神一般。

慕少凌是个天生的衣架子,这两年来,阮白每天看着他,却依然会为他的俊美而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