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顿午饭并不如莫道才想象的愉快,他的三个儿子还好些,毕竟是大男人,尽管心有不满,但也不至于会表现出来。

然龙依依的大舅妈与二舅妈却不同了,这俩个女人浑身名牌一个个穿金戴银,言语之间极为的刻薄尖酸。

其实这也并不怪他们,随着莫老爷子年岁逐渐增大,但这个家还是他在做主,这两名儿媳妇早就心存不满了。

如今看到这老头竟对一名司机如此客气,甚至还让对方在自己家里白吃白住,这根本就不像话嘛。

莫道才很无奈,尽管有满肚子的话要对自己的儿子说,但是事关国家机密,他最后只能保持沉默。

午宴既然吃的不愉快,结束的也比较早,莫老爷子的胃口当然也不会太好,他很快放下筷子,道了句我吃饱了你们慢吃,就起身离席往客厅走去。

老爷子一走,两位舅妈的话就多了起来,斜眼瞪了唐锋一眼,佯装笑脸问道:“对了唐师傅,我父亲既然聘请你当司机,想来你总该有点能耐吧?”

唐锋笑了,摇摇头道:“两位这么想就错了,我只不过是个司机,你们想想,一个普通的司机能有多大能耐?”

两位舅妈点点头道:“那倒也是。”

龙依依听到这,兀自在那摇头叹气,她的这两位舅妈,也实在太过势利了。

莫海看了看龙依依,忽然问道:“对了唐师傅,听刚才我父亲说,你和依依,之前早就在江宁认识?”

唐锋点头:“认识。”

清纯碎花裙可爱妹妹清凉悠闲惬意写真

莫海又问:“这么说也是依依介绍你给我父亲当司机的咯?”

唐锋笑道:“你若要这么认为,也不是不可以。”

他这番话倒也不能算说错,之所有有如此决定,其中也有龙依依的缘故。

莫江笑了笑,忽然问道:“这么样说来,你和依依的关系,一定很好咯?”

他句话问得相当暧昧,尽管问的比较明面,不过意思大家都懂。

唐锋愣了愣,又看了看龙依依,恰巧这时龙依依也抬头朝他瞪来。

俩人一时都没有说话,只是他们的这番动作,在莫海等人看来,却又是另外一番韵味了。

大舅妈冷不防一笑,道:“唐师傅,你这是第一次来江北吧?对咱们江北,你了解多少?”

唐锋有些无奈,不过还是道:“了解不多。”

大舅妈又笑道:“了解不多,但江北的苏家,你总该听说过吧?”

唐锋点点头道:“自然听说过,江北苏家可是豪门大族,据说苏家的老家主,可是咱们江北军区的大领导,其大儿子更是江北省的高层,另外还有个大孙子,此人更了不得!”

莫海笑道:“你还知道苏家有个大孙子?说来听听。”

唐锋当下筷子,道:“我先前也是在帝都当兵,自然听说过苏家这位大长孙,此人好像是叫苏飞虎,乃是帝都飞虎特种战队的大队长,年纪才刚刚三十出头,如今竟已被破格提拔准少将军衔!”

大舅妈脸上笑容更加灿烂,看她样子,竟好像刚才唐锋夸的人是她儿子似的,习惯性甩了甩钻石手链,她道:“听唐师傅说,你之前也是在帝都当兵,那不知,又是在何种部队,比起苏家这个苏老虎又如何?”

唐锋笑着摇摇头道:“这个不能比,没法子比!”

二舅妈听了哂笑道:“那自然是不能比的,一个给人当司机,一个是虎将,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相比也比不了。”

唐锋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大舅妈略微沉吟,又道:“唐师傅既然如此了解苏家,想必也知道苏家里,还有个二少爷吧?”

唐锋不由觉得好笑,现在他总算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啰啰嗦嗦说这些了,他道:“知道,苏家二少爷好像是叫苏友航吧,此人据说是在江北猎鹰战队。”

大舅妈立刻又道:“我还想多问一下,唐师傅比起这个苏友航,如何?”

唐锋还是摇头,长叹道:“不能比,这个也不能比。”

大舅妈脸上笑容更欢了,紧接着道:“想不到唐师傅对苏家竟如此了如指掌,那我想问你,知不知道苏友航与咱们家依依什么关系?”

唐锋笑了,抬起眼皮看着她道:“他们俩什么关系,我觉得你应该问他们俩人更合适吧?”

大舅妈立刻怔住,她前前后后铺垫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要问最后这个问题,可没想到这个滑头小子竟然避而不答。

她立刻张嘴就要说话,龙依依实在听不下去了,连忙打断道:“好了大舅妈,我说您能不能少说两句,唐锋今天才刚来。”

大舅妈立刻转头,瞪着她气呼呼道:“我怎么了,我说了这么多,这还不是,为了你好?”

二舅妈点头道:“是呀依依,你毕竟还年轻,人生经历尚浅,很多东西呢,你不比我们看得明白,我们这也是担心你被人给骗了。”

她言外之意,自然是在说唐锋欺骗龙依依。

“两位舅妈对我的关心和好意,依依都明白,我也很感谢。”龙依依说着,啪的一声拍下筷子,道:“三位舅舅舅妈,我吃饱了,你们慢吃!”

说完径直起身,迈步往客厅那边走去。

对此大舅妈摇摇头,叹道:“这么多年了,这丫头就是这么副脾气,唐师傅,还望你莫要见怪才是。”

唐锋只点点头,不答腔,同样放下筷子,道:“诸位,我也吃饱了,慢吃!”说着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起身离席。

大舅妈看到这,狠狠瞪了他一眼,嘀咕道:“什么人这是,真的是连基本的礼仪规矩都没有。”

二舅妈冷声道:“算了吧,也就是个普通司机,还想要咋地?”

就在俩人嘀咕的时候,整个午宴一直保持沉默看起来文文静静的那位三舅妈,突然推了推莫河的手臂,悄声道:“喂,你看出来没有?”

莫河愣道:“看出什么?”

三舅妈翻白眼道:“你还真是个书呆子不成,你难道就没看出来,这个唐锋,表面上看起来普通,实则不简单。”

莫河低声道:“何以见得?”

三舅妈沉吟:“你想啊,咱们老爷子不傻,今天为什么弄这么一出,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如此隆重介绍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