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子的新进展是来自于洛阳。百度搜索文学网,更多好免费阅读。

洛阳那位能打开匣子的匠人终于赶到。

这还是一路快马加鞭,紧赶慢赶。

付拾一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乎是立刻就冲进了县衙。

李长博在后头追都追不上。

方良由衷的感慨:“看来这衙门当家作主的人是要变了?”

他这头摇头晃脑的感慨,那头王二祥看见了就忍不住凑上来:“这次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感慨?!”

王二祥的眼睛里闪烁的全是八卦之光。

而巧合的是方良这会也是一肚子的小道消息,恨不得拿个大喇叭去宣传宣传。

譬如刚才付小娘子和自家郎君说的那番话——

至今想起来方良都觉得自己脸上都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两个人瞌睡的遇上送枕头的,简直是一拍就合。

清纯甜美无忧无虑的少女

而那头付拾一进了衙门之后,终于见到了那位匠人。

看见那个匠人的一瞬间,付拾一就忍不住感慨:这要是再晚个几年,说不定这位老先生可能就要去了。

所以付拾一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庆幸。

李长博小跑着跟进来,笑呵呵的上前去招呼:“林郎君。”

那位林郎君就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对着李长博行礼。

李长博赶紧一把扶住了。

付拾一则是比较想要开门见山。所以就悄悄的看李长博,然后无声的用口型提醒:“匣子!”

李长博寒暄了两句之后,也是就亲自去拿出了匣子。百度搜索文学网,更多好免费阅读。

但付拾一看见李长博从杂物堆里将匣子拿出来的时候,神色是有些复杂的。

但是也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这样重要的东西藏在这里,还真是没人能够想得到。

李县令这样藏东西,怕是谁也偷不走。

关键是匣子外面连个东西都没套,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掩。

自然就更加不像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了。

不过李长博将东西放在林郎君面前的时候,动作还是小心翼翼的。

林郎君在看见匣子的时候,还惊了一下。

然后那个神色一下子就柔软起来,看着那个匣子的样子,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

但凡是有眼睛的人,恐怕都能看的出这个东西是和林郎君有些关系。

付拾一小心翼翼地开口:“这个东西您见过吗?”

林郎君目光就没有离开过那个匣子。

听到付拾一这样问。他就笑了一下。

笑容竟然有些沧桑,声音更是感慨无比:“见过啊,怎么能没见过呢?这个匣子就是我当年做的。就做了一对。我自己留了一个,剩下一个送了人。”

付拾一心头重重一跳,下意识地就猜到:或许那个仍旧是当年的付县令。

如果两人认识的话,说不定这一次得到的不只是匣子里的信息。

更有可能还知道一些别的。

想到这一点,付拾一就忍不住有些激动。

所以就紧紧的盯着林郎君。

李长博安抚地看了一眼付拾一。

然后将话题接了过去:“那不知现在您能否帮忙打开这个匣子,因为这个匣子现在已经是一个案子的重要证据。很可能里头装了些能够帮助我们破案的东西。”

林郎君当然不会拒绝这件事情,反倒是笑了一下,然后就伸出手来轻轻的按在了匣子上。

也没看见林郎君到底做了什么,反正就看见他多摸摸西摸摸,最后咔吧一声,匣子竟然就这么一下子弹开了一条缝。

付拾一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精巧的东西,不由得有些惊叹。

林郎君轻车熟路地将匣子拉开。

付拾一就看见里头躺着一封信。

付拾一不犹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目光紧紧的落在了那封信上。

李长博倒是神色如常,反倒是拍了拍付拾一的肩膀轻声说了一句:“付小娘子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我觉得未必会是交代了因果。”

付拾一看向李长博,有些疑惑和不确定:“为什么会这样想他费尽心思将这个匣子留下来——”

怎么看也应该是说明因果才对。

李长博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更甚至是轻轻摇了摇头,不过声音却更加柔和:“付小娘子是关心则乱,失了判断。此时此刻付小娘子不应该着急去看里头是什么东西,反倒是应该沉下心来想一想。”

还没有等到付拾一沉下心来想。

林郎君就已经将信封拿了出来,感叹道:“如此好奇,那仔细看看就是。”

然而他自己却不肯松开,那个匣子依旧是充满深情的摩挲。

那样的神态像是看一个旧情人,又像是看一个老朋友。

充满了回忆,充满了依恋,充满了感慨。

也许是近乡情更怯,此时此刻这封信就摆在自己面前付,拾一反倒是有些不敢伸手了。

而且想到李长博刚才说的话——

付拾一甚至有些迟疑。

李长博反倒是十分镇定。

还有心情问了一句:“所以这个匣子就算是暴力砸开,也不会对里头的信件有所损毁?”

林郎君笑了笑:“这是自然。这种精巧的机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坏,到时候如果自己都拿不出这里头的东西,那不就是可笑了?所以只不过是看着吓人。”

“其实就算真砸了,也没有什么事儿的。”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付拾一和李长博都有些心情一言难尽。

最后两人对视了一眼,却又都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种心情怎么说呢?就是太过小心了。

付拾一深吸一口气:“现在,咱们来揭晓谜底吧,看看这封信上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

此时这样一打岔,其实付拾一反倒是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猜到了刚才李长博想对自己说什么。

对于付县令来说,最重要的可能还真的不是交代事情的原因,而是一些别的事情。

譬如自己儿女的安危,譬如自己家族的延续——

这两样东西,好像哪一样都比交代事情的因果要来得重要。

付拾一深吸一口气的同时,也让自己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

李长博则是动手,轻轻拆开了那个信封。

然后小心翼翼的取出了里头的信纸。

虽然匣子保存的很好,也没有任何进水,可是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里头的纸早已经是泛黄变脆。。

如果不小心一点,还真怕弄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