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岱平?你以前在稷下学院的时候,听说过这个人吗?”

陆平安听郭兰英说起那新城主的名字后,便向身边的淳于飞琼问道。

淳于飞琼想了想,摇头道:“没有,稷下学院那么多人,光学子就有三万多,然后还有教习和长老之类的,我所知道的人,终究只是少数。”

陆平安皱眉道:“这么说来,他应该是个比较低调的人。”

淳于飞琼道:“也可能只是平庸,像这种在学院修炼了几十年,半路跑去入仕当官的人,多半是因为在修行路途上看不到太大的希望,所以才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当然,也许是别的原因,毕竟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陆平安转头向郭兰英问道:“那他以前在稷下学院属于是哪个分院,具体是什么身份地位,这些事英姐你知道吗?”

郭兰英道:“不知道,那家伙本身就比较神秘,而且我之前也没有特地叫人打探过这方面的事,但如果你觉得这比较重要的话,我也可以再叫人去问问。”

陆平安道:“嗯,还是弄清楚点比较好,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算不知道他的实力境界,但从他在学院里的身份地位上,也是能大概看出一些东西来的。”

淳于飞琼道:“没错,反正了解更多,到时候应对起来,就会更有把握。”

郭兰英道:“好,那我就派人再去打探一下。”

由于他们所掌握的情报比较有限,所以也很难提前准备或计划些什么,只能等得到更多更详细的消息后,再来从长计议。

三人聊完,郭兰英就给了陆平安和淳于飞琼两块金色的牌子,说是只要拿着它,就能在烟霞山庄里随意玩乐,而且能享受最好的服务待遇,还一分钱也不用花。

听花语的小姑娘

陆平安两人没有客气,很爽快地就收了下来。

但其实,就算烟霞山庄里花样繁多,陆平安两人也没什么想要玩的。

他们也就只是去喝了点茶,看了看歌舞表演,稍微放松了一下心情。

至于最受欢迎的酒坊、赌坊、斗坊等地方,他们就更没兴趣了。

大部分时间里,陆平安两人还是在进行修炼。

倒也不是说他们有多么努力刻苦,一刻都不愿松懈,而是这早就成为了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就像平民老百姓每天都需要吃饭喝水一样,他们要是哪天没修炼,就会感觉心里不自在,仿佛少了些什么似的。

两天后,郭兰英给了他们一些关于通天山脉的情报,但这还不是部,只是从斩妖会和猎妖会得到的,还缺万荣商行的那一份。

而关于那

(本章未完,请翻页)

新城主金岱平的事,则是暂时还没有打探到更多的消息。

不过,他本人却已是正式走马上任,到了通宁城后,举行了个简单的仪式,然后就成为了此地的一城之主。

通宁城城主府的权势和影响力,向来就不大,就算金岱平是带着齐恒和朝廷的某种决心和意志来的,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改变这个事实。

这也就导致,他的上任,并没有在通宁城引起多大的关注和反响。

除了郭兰英或万荣商行大掌柜这种级别的人之外,基本上没什么人会去在意这件事,顶多就是在茶余饭后拿出来闲谈几句。

陆平安和郭兰英等人本以为,金岱平初来乍到,应该会先深入了解一下城内的情况,然后才会有所动作。

但没想到,在金岱平上任后的第二天,他就在城主府里大排筵宴,邀请了通宁城内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

按理而言,他作为一个新来的官员,宴请当地的权贵人士,算是打个招呼、拜个码头,属于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可问题是在于,他没有邀请烟霞山庄的任何人,包括郭兰英。

很明显,金岱平这是在故意忽视、孤立烟霞山庄。

而且,这不仅仅是做给烟霞山庄看的,还是要让其他势力意识到,如果选择站在烟霞山庄那一边,就等于是在和城主府作对。

当天夜里,陆平安得知此事后,便说道:“看来那金城主是个急性子啊,这么快就开始行动起来了,但不得不说,他这一手玩得还是挺不错的。”

坐在一旁的淳于飞琼道:“就是不知道他会在宴席上对其他人说些什么?”

陆平安道:“我估计,就算他真想传达什么意思,也不会明着说,顶多就是暗示一下。”

郭兰英道:“想知道这个并不难,晚点我找人问问就行了,虽然那家伙没有邀请我们烟霞山庄的人,但去参加宴席的一些宾客,和我们关系还是很不错的,问个话肯定还是问得到的。”

陆平安点头道:“嗯,是可以问问,但其实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人在参加完宴席之后,究竟会怎么想。”

郭兰英想了下,道:“我觉得他们大多会保持中立观望,在局势尚未明朗之前,他们是不会轻易支持任何一边的。”

陆平安道:“你看,就连英姐你都已经下意识地把烟霞山庄和城主府放在对立面,然后把其他势力放在另一边了,这说明他的这一招,是真的起到了作用,能够对人心造成一定的影响。”

郭兰英眉头微皱,道:“可关键是,这就是事实啊,那金岱平本来就想针对我们烟霞山庄,一旦我们双方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斗争,其他势力也不太可能插手。”

陆平安摇了摇头,道:“这不是事实,只是很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而且在一般情况下,这是需要时间去发展的。但英姐你不要忘了,通宁城可是出了名的混乱之城,金岱平才上任不到两天时间,只用一场刻意安排的宴席,就把城内的势力格局,给划分成了三个部分,简单明了。这手段,还是有点厉害的啊。”

郭兰英眉宇皱得更深了一些,沉默片刻后,沉声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是,站在我的角度来说,我是早就预料到他想要做些什么了,可他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局面变成这样,的确不简单。”

淳于飞琼问道:“那英姐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郭兰英道:“暗地里先找人问问情况,明面上什么都不做。”

淳于飞琼道:“这样会不会显得有点被动?”

郭兰英道:“我们烟霞山庄是通宁城里的大势力,而他和他的城主府,想要挑战我们的地位,自然是要先出手的,总不可能他有点什么小动作,我们就发起猛烈反击,若真是如此,这反而还会成为我们扰乱通宁城秩序的证据,让他更有理由来对付我们。”

淳于飞琼道:“有道理,毕竟他是城主,在某些事情上,还是比较有正当性的。”

郭兰英道:“所以我们就要更加小心谨慎,不能被他们给抓住了把柄,当然,只要他们敢正式对我们出手,不管是以何种方式,我们都会给予还击,不能让别人认为,我们烟霞山庄是虚有其表的纸老虎。”

陆平安道:“以不变应万变,我们就好好等着吧,看看他还会耍什么花招。”

一段时间过后,郭兰英找人去打探了一番,然后便收到消息,金岱平在那场宴会之上,只是说了些新官上任后都会说的话,比如初来乍到,还请大家多多关照之类的,没有提半句和烟霞山庄有关的事。

而整场宴会下来,大家表面都是和和气气的,但实际上,从人们一些行为举止的细节之中,却不难看出,大部分人还是比较排斥金岱平的。

这一方面因为他是朝廷派来的人,另一方面是人们都能意识到这场宴席的真正目的,从而便产生了一种被利用、被摆布的感觉,不免就心生厌恶。

因此总的来说,金岱平开设宴席,是起到了一些作用,足以影响人心,但那个影响并不算十分严重。

至少还没有势力明确表示要支持城主府,也没有哪个势力敢公然和烟霞山庄作对。

然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第二天晚上,金岱平就单独请了万荣商行的大掌柜,去城主府作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