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上门狂婿最新章节!

“肖舜!”

一声怒吼,响彻整栋房子。

“唉……唉……”

光着膀子,肖舜坐回到了沙发上,那叹气声是一浪高过一浪。

朱雀微微抬眼:“她不喜欢烧窑么?”

这傻丫头,到现在不知道那金瓶是怎么炼成的,其实是本小黄书呢。

“应该是吧,毕竟那玩意儿不利于身心健康。”

肖舜捂着脑门,一副无语的样子。

朱雀有些听不懂,更想不明白烧窑跟身心健康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难道是高温的作业环境么?

既然想不通,她也就不在去想,同时也懒得去问,毕竟这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此时的肖舜,明显没有聊天的兴致。

火辣俏丽萌妹子

因为那本好不容易得到的禁书,如今被姚岑给缴了。

当然了,作为惩罚,他今天的床被搬到了客房。

客厅的气氛,就这样静谧了下来。

正当肖舜感慨自己命运多舛的时候,朱雀淡淡开口,率先打破沉默:“金佛准备怎么处理?”

听到那尊金佛,肖舜微微一怔,旋即苦笑:“我是没能力直接动手的,必须用高温将精金石化开,然后在用其铸造雕刻刀。”

朱雀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起身回了房。

“唉,看这丫头挺着急的,今晚索性加加班,争取明天早上就将雕刻刀弄出来吧!”

自言自语说着,他走到了朱雀房间门口,伸手敲了敲房门。

打开房门,朱雀一动不动的看着肖舜。

肖舜也不废话,简单明了三个字。

“跟我来!”

朱雀闻言一喜,表面上却不露痕迹,点点头快步跟上。

一路无话,两人来到了储物间。

肖舜从角落中取出了丹炉,旋即又让一旁的朱雀把金佛递过来,继而将东西放进了丹炉内。

朱雀聚精会神的看着肖舜的动作,似乎对此十分的感兴趣。

见状,肖舜满脸得意的勾了勾嘴角,暗道:这小妞平时沉默寡言的,但没想到竟然还是个爱学习的姑娘呢。

不过接下来他要干的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学得会。

毕竟,那是一件玄而又玄的事情,即便他愿意教,也不一定任人就能心领神会。

修炼,只讲究水到渠成。

于是乎,肖舜也没有避嫌,当着朱雀的面便将自己的手按在了丹炉上,缓缓运功。

霎时间,一股灼热气浪扑面而来。

朱雀只感觉自己反复置身于一片火海之中,那股燥热的气息一寸寸的施加在皮肤上,不多时便已汗流岑岑。

“坚持一下,很快就好。”肖舜微笑着道。

他此刻的表现只能够用云淡风轻来形容,那股灼热气浪似乎无法对他身体造成任何威胁,一身衣服干爽如常。

与之相比,朱雀却是早已汗流浃背。

正如肖舜所言一般,这蔓延而开的热浪仅仅之维系了片刻的功夫,很快便消散不见。

与此同时,丹炉的底座正有一株小火苗在缓缓燃烧。

火光摇曳,升腾起一道淡蓝色的光芒。

朱雀的视线定格在了那株火苗上,被那道散发出来的妖艳火光深深的吸引。

在她的印象之中,火从来都是黄色,但是像眼前这般泛着蓝光的火,却也是平生仅见。

丹火,其火焰呈蓝色状,内部蕴含恐怖高温,不然又哪里能够悉数催发草药药性。

别看仅仅只是那么一丛,但却足以融化那坚固无比的精金石!

“可别小瞧了那么一点儿火焰,若要是控制不好,它能够将一切烧成虚无!”

肖舜淡淡的说着,将自己的手缓缓从丹炉上移开,毕竟等下丹炉的温度要是上来了,他这双手就要被红烧了!

“为什么我感受不到火的温度?”朱雀好奇的问。

肖舜回答:“因为这种火只作用在某些特定的方面。”

“特定的方面?”

“嗯。”肖舜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和解释,反正只要知道这种火很牛逼就是了。”

能够淬炼肉身的火,说牛不牛逼?

当然了,这些事情,肖舜是暂时不会告诉朱雀的。

并非他有意隐瞒,而是说了也没有什么卵用,眼下的朱雀还远远没有触及到那个层面。

但话又说回来,即便是肖舜自己,现在也远远没有到能够控制丹火淬炼己身的地步!

又过了半个小时,肖舜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运功熄灭了丹火,旋即打开了炉盖。

揭盖瞬间,一道金芒暴窜而出,照的库房四周明明晃晃,仿佛置身于虚幻。

定睛一看,原本那尊惟妙惟肖的金佛,此刻已经化作一滩金水缓缓在内流淌,方才那道金光便是此物所致!

“刚才让准备的东西呢?”

右手向后一摊,肖舜头也不回道。

收敛心神,朱雀连忙将一个模具递到了对方手中。

接过模具,肖舜将其放置于丹炉底部,缓缓按下炉壁上的一个开关。

旋即,一道金丝从炉下缓缓流淌而出,尽数落入模具之中。

“想不到竟然还有多余的精金液。”

看着已经那已经接满的模具,又看看丹炉内还剩下的一些液体,肖舜有些意外的说道。

突然,他心念一动,顿时便有了计较。

很快肖舜从身旁的那堆杂物之中翻找出了另外一个模具,照着刚才的动作,又开始接起了精金液来。

金佛所化的精金液终于是消耗完毕,看着空空如也的丹炉,肖舜长出了一口气:“呼,大功告成!”

说着,他便将两个盛满精金液的模具放在了脚下,打算将丹炉收起来。

可就在此时,他突然抽风似的一个箭步跑到了丹炉跟前,直接就将脑袋塞了进去,双手使劲扒拉着什么。

很快,一道满是诧异的声音在丹炉内传了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朱雀闻言一动,闪身走了过去,只见肖舜的手中多了一枚黑漆漆的铁块!

正当她在想着黑乎乎的东西是个什么玩意之际,肖舜满脸狂喜道:“卧槽,这是黑金啊!”

黑金?

什么是黑金?

看着喜形于色的肖舜,朱雀满脸的不解,铂金、黄金她听说过,但是这黑金却是闻所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