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ldo好啊!aprdo

林辰对苏洛的爷爷也很好奇,毕竟,他确实没见过这老人家,最主要这老人似乎认识他父亲!

正好可以问问父亲去哪了!

apldo林辰,今晚,不如我们,一起睡吧!aprdo

这时,苏洛怯羞羞的看着林辰道。

林辰瞳孔一凝,激动的鼻子都要喷出火了,这一天,他可是等了好久好久的啊!

apldo只是一起睡,你还不能动手动脚!aprdo

苏洛咬了咬牙道。

林辰顿时如霜打的茄子apdashapdash蔫了!

不过,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暂时忍着,以后慢慢就有机会了!

然而,这一晚两人都睡的很不香,主要是平时都一个人,突然变成两个人睡,有点不习惯!

第二天一大早,林辰想到曾梅的托付,然后便与苏夜歌一道去韶关大学。

短发清纯妹子文艺范写真

apldo姐夫,你真的没用!aprdo

苏夜歌今天穿着校服,裙子很短,露出大长腿,给人青春活泼之感!

apldo我哪没用了?aprdo

林辰盯了眼苏夜歌的腿,下意识就想到上次旧宿舍的事,赶紧不敢看了!

apldo你昨晚与我姐一起睡,你居然什么都没做!aprdo

苏夜歌翻着白眼道。

apldo你这小妮子居然在偷听?天啊,这是我们夫妻的啊,你能不能别老是偷听啊!aprdo

林辰彻底无语了。

apldo我是替你们担忧嘛,你与我姐结婚了这么久,孩子都没有,这是你的无能!aprdo

apldo夜歌,你想多了,这方面是你姐的原因,我嘛,只是尊重她,这是绅士懂不懂!aprdo

apldo放屁,你上次才摸了我的腿,你才不是绅士,而且你之前也偷偷看了的腿,而且我每次挽着你的手,你表面不情愿,内心却一万个不舍呢!aprdo

与苏夜歌聊天,林辰真的能气的半死,索性不再理会她了!

apldo你去韶州大学做什么?难不成要搞小三?姐夫,我警告你啊,你敢乱来,小心我在我姐面前告状!aprdo

苏夜歌依旧缠着林辰的手,且有意无意的触碰到柔软的地方!

apldo你姐夫我是这种人吗?我是去韶州大学替一个女同学看病,再说了,我现在是韶州大学的讲师,去大学也不奇怪啊!aprdo林辰想抽回手,但还是耗不过苏夜歌,他暗暗嘀咕,这小妮子也长大了啊,都快追上她姐了!

apldo是谁!aprdo

苏夜歌不依不饶。

apldo好像是叫姜文娟的吧!aprdo

apldo姜文娟?aprdo

苏夜歌俏脸一变:apldo那个被强,奸的女同学?我听说过谣传,说这姜文娟好像被富二代骗了,后来这富二代东窗事发,被人联名告了,法院让这姜文娟出庭作证,她不敢,精神状态很不好!aprdo

apldo她挺可怜的,家里是下岗职工,母亲在路边买早餐的,父亲早年被砸断了腿,就靠推着三轮车收废品,本想着姜文娟毕业后帮济家里,结果出了这事了!aprdo

apldo没有出事之前,她读书成绩可好了!aprdo

听到这话,林辰皱眉,总觉得这事好像很熟悉啊!

没多久,两人到了韶州大学,苏夜歌带着林辰前往女生宿舍,远远便是见到曾梅了!

apldo苏夜歌?aprdo

曾梅见到苏夜歌与林辰一起,不免有些惊讶。

apldo他是我姐夫啊,曾梅!aprdo

苏夜歌笑吟吟道,甚至有些得意。

林辰则问道:apldo姜文娟在宿舍吗?aprdo

apldo林老师,她这几天都没去上课,也没怎么吃饭,就把自己关在宿舍里,我们看的都心痛!aprdo曾梅点头:apldo姜文娟虽然家境不好,但是从不自卑,以前与我玩的挺好的,林老师,你一定要治好她啊!aprdo

apldo好!aprdo

林辰点头,已经知道这梦游的病症所在了!

梦游是神经性睡眠障碍,很难根治,只能治疗与预防,一般而言,吃些药的话还是能压制病情的,并且数年都与常人无异,但如果病人的情绪起伏很大,这就很有可能导致病情复发!

姜文娟的梦游估计是受到惊吓所致!

apldo我带你上去吧,不过,姜文娟会不会见你,我就不保证了,这段时间来,除去我们这些舍友外,其他人她都是一律不理的,问什么都不说话!aprdo曾梅带着林辰小心翼翼避过宿舍大妈,然后向着四楼奔去。

apldo啊,这是!aprdo

途中遇到了不少女学生,个个都在惊呼!

apldo小声点,他是林老师,来替姜文娟看病来的!aprdo

在曾梅解释下,众女同学都是恍然,然后带着笑意盯着林辰,对她们而言,林辰可是大学的名人了!

apldo老师到了,就是那里!aprdo

片刻,四楼的一间宿舍前,曾梅指着里面道:apldo不过,不知道姜文娟会不会见你!aprdo

林辰目光一扫宿舍,发现宿舍的窗口正对着对面的高山,能见到茂密的树木与一条石头做的小路,通往山顶!

这样的风水局,若是时运低的人,很容易见到不干净的东西啊!

"曾梅,晚上睡觉,那一扇窗口记得要关窗!"

"林老师,关窗的话,空气会很闷,大家也习惯开窗了!"

"那就装一个窗帘吧!"

apldo林老师,我认识你,放心吧,我相信你!aprdo

姜文娟露出甜甜的笑容,从表面来看,她根本不像生病的人。

apldo我替你把脉看看!aprdo

林辰笑着点头,然后握着姜文娟的手把脉,片刻笑道:apldo你的病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受惊吓过多了,我开一味安神的方子给你,多多休息就没什么大问题了!不过,心病还需要心病医,我知道你有着心结,能告诉我吗?aprdo

姜文娟看着林辰,然后点头。

曾梅她们都无比的意外,毕竟,就连她们也不怎么叫的动姜文娟,而林辰一来居然就成功了!

apldo老师,我不甘心!aprdo

姜文娟咬着牙,眸子突然有些狰狞:apldo是齐隆,他是坏人,他说能帮助到我爸的,但是他骗了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他的!aprdo

apldo姜文娟,你冷静一些!aprdo

见姜文娟有种发病的征兆,曾梅她们连忙喊道。

apldo我没事,我很冷静!aprdo

姜文娟抬头看着曾梅她们笑道,但是笑容很是狰狞!

apldo我相信林老师,因为那天我见到他来救我了!aprdo

apldo我知道齐隆被抓了,但是他爸爸救了他,找人帮他顶罪了,所有人都对他没办法!aprdo

apldo法院找我做证人,但是他们不相信我,反倒告我诱惑齐隆,做钱财交易,现在我不敢站出来了,我怕他们报复我爸妈,我真的很怕!aprdo

apldo但是,我不甘心!apr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