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雷恩和龙之介围坐在一张桌子旁,懒洋洋地注视着桌上的水晶球。

和很多死肥宅一样,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桶爆米花,身前还放着几杯可乐。

当然,也少不了一些美味的膨化食品。

两人等待了一会儿后,画面中,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时,一个黑衣人出现了。

正是某个哈桑,他直接来了一个信仰之跃,从悬崖上落下,无声无息的降落在了远坂宅前。

当然,时臣已经在宅邸的庭院内设下一、二十层用来探测以及防卫的结界,这里堪称一座防御森严的军事要塞。

但assassin也不是一无是处,再加上气息遮断的能力,他轻松穿过好了几层警报结界,并游刃有馀的破除一道道防御。

桌子旁,龙之介看着那神奇的一幕幕,笑容满面的说:

“阿克曼先生,画面上这位就是你说的那个傻吊吧,他能分成80个人,却被自己的另外79个人格一起欺骗。

真可怜啊,他的主人也在骗他,居然要求他千里送人头……”

雷恩嘴角上扬,点了点头,和龙之介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喝着可乐。

吃饱喝足后,雷恩开始对着自己的御主进行解说:

美足白肤娇羞少女色早安日记

“龙之介,你看哈桑先生那灵活的身姿,是多么的潇洒啊,轻而易举的越过了一个个结界。

还有那矫健的动作,惊人的身体韧性,他精准无比的闪避了一处处侦测陷阱。

我觉得他完全可以去跳街舞,甚至是参加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夺下体操,跳高、跑步、跨栏等项目所有的金牌,让美国人哭晕在厕所……”

雷恩解说的语调抑扬顿挫,声音中饱含激情,龙之介看得也很带劲,听得十分兴奋。

画面中,这位哈桑一路势如破竹,穿过重重障碍,逼近了庭院中心。

“看,穿10号球衣的那个哈桑!他是前锋,正在上演帽子戏法,连续冲破了敌人的三次阻拦!

前锋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咳咳,虽然他戴着骷髅面具,但你一定能感觉到,哈桑浑身上下散发出惊人的自信。

此刻,他就是队伍的灵魂!是球场上的王者!他必将带领全队捧起那座大力神……”

画面中,下一秒,一柄闪亮的长枪从正上方如同闪电般飞来,刺穿了哈桑的手背。

屋内雷恩那激情澎湃的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然后……就没然后了。

英雄王闪亮登场,背后是数十个金色的漩涡,他毫不客气地再投射出几把宝具,将可怜的哈桑轰成了渣。

“哦,我的天,太不幸了,这真是个悲剧。”

切断了使魔传来的画面,雷恩一脸惋惜,装模作样的感叹了一声后,收起了水晶球。

龙之介兴奋得一拍大腿,大叫道:“耶,简直太酷了!原来这就是圣杯战争,这就是最华丽的死亡方式!”

就像是老师看着自己重归正途的叛逆学生,雷恩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龙之介,那种精彩绝伦的戏剧冲突,和局势瞬间逆转的魅力,你明白了吗?”

龙之介咕噜咕噜的喝了一杯可乐后,擦了一下嘴角,语气兴奋的说:

“我想我有些理解您的理念了。前一秒,哈桑先生还自信满满,意气风发,认为胜利唾手可得。

可下一秒,他就立刻滑落万丈深渊,信心全面崩塌,连挣扎都做不到,只能被巨大的绝望吞噬,迎接注定的死亡!”

说着说着,他情不自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崇敬的看着雷恩。

“阿克曼先生,这一切……太美妙了,感谢您,让我见识到了真正高级的杀人手段。”

龙之介觉得,他不会再迷恋那种简单粗暴的杀人手段了,不摧毁一个人的信念,根本不是真正的死亡。

雷恩见状微微颔首,御主调教计划,第二阶段,圆满成功。

他直接吩咐道:

“龙之介,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们要去和其他参加游戏的人打一个招呼。”

“好的,我很期待更加精彩的演出。”

…………

第二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就是少了一个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的人。

时间临近中午,今天的冬木市看起来依然很和平。

不过,当雷恩躺在沙发上,拿着水晶球,看到了一架来自德国的航班停在了最近机场时,他知道悠闲的日子一去不返了。

阿尔托莉雅来了,与她同行的是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小圣杯”爱丽丝菲尔。

爱因兹贝伦家可能是与世隔绝太久,脑子有点秀逗了,他们给爱丽丝菲尔准备的便装,还是过于华丽了一些。

两人的组合实在太醒目了,可以用鹤立鸡群来形容,雷恩想不发现都难。

Saber,她穿着一套领带与法式欧风的深色西装,男装美女,显得英姿飒爽。

爱丽丝菲尔,一头闪闪发亮的银色长发,奇特的红色瞳孔,配上典雅的白色羊毛外套,显得高贵优雅。

一黑一白,两个气质迥异的大美女,这个组合堪称黑白双煞,即便是身处闹市,回头率也相当的惊人。

她们也不隐藏行踪,置身于人潮中,悠然地随意漫步,人生中第一次出城堡的爱丽丝菲尔对一切都感到好奇,左顾右盼,打量着街道两旁的商铺。

“这两个女人,橘里橘气的。”旅馆内,雷恩放下了水晶球,从沙发上起身。

“传说中的亚瑟王,竟然是个女孩子?那些历史学家干嘛去了,都是智障吗?”龙之介感叹道,这太不可思议了。

他相信阿克曼先生不会骗他,画面中的金发妹子就是骑士王,但这一切还是令他感到惊讶。

雷恩穿上黑色风衣,带上一顶遮阳帽,向龙之介说道:

“走吧,别觉得奇怪,历史书上还说亚历山大大帝不到1米6,可实际上他身高2米以上……”

两人穿着低调的便装,一起出了门。

和Saber那一组不同,他们这两个穿着廉价衣服的家伙一点回头率都没有。

雷恩让龙之介待在离海滨公园比较近的一栋楼的天台上,用魔术和他建立了一道联系。

“龙之介,你就在这等着,等打起来后,我会开启视听共享,进行现场直播,你记住我的手势。”

“我明白了。”天台上,龙之介俯视着波光粼粼的海湾,笑着点了点头。

雷恩微微一笑,直接灵体化消失不见。

…………

红日西坠,天色渐暗。

藏青色的夜幕缓缓落下,硕大的月轮悬挂在高空,一颗颗星辰闪耀着,点缀其中。

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横跨整条未远川的冬木大桥位于出海口不远处,全长665米,是一座三跨径的连续中路式拱桥。

高达五十米以上桥拱顶部,晚风习习,韦伯·维尔维特战战兢兢地趴在冰冷的钢骨上,和旁边身材魁梧的Rider争论着。

“Rider……我们……快点从这……下去吧……这里实在太高了。”

未来的二世,现在还是个菜鸟,韦伯此刻慌得不行,语气发颤地请求着。

征服王喝着酒,爽朗的解释道:“这里可是绝佳的监视位置,现在我们不妨暂时置身高处,好好观察一下吧。”

突然,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眉毛一挑,主动停下了和自己御主的谈话。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晚上好,两位。”

一阵白色的光雨迅速凝实,雷恩双手抱胸,立于征服王的右边,对着他和他的王妃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