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要把外婆的骨灰送去江南?”风熠宸眉头紧蹙,“那我刚联系的墓地不用了?”

“可能用不到了。”顾好看向他,带了歉意:“表哥来的突然,之前我们并不知道有这个表哥的存在。”

“就只是刚知道的存在的表哥,们两个就表哥表哥的叫的这么亲热?”

风熠宸感到非常的惊讶。

怎么只有这么一会儿工夫,顾好和小竹都认了这个表哥。

看来这林仲怀的个人魅力确实不一般。

风熠宸的心里有点小吃醋,之前小竹对他可是很戒备的,过了很久才叫姐夫。

“小竹先认的。”顾好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外婆都认了的,我们都得遵从外婆的意见。”

“我看是没有外婆的意见,们也会很想要认这个表哥的吧?”风熠宸酸酸的开口。

顾好一看他这样子,再听到他的语气,顿时无语极了。

“这样子,莫不是连我们表哥的醋也吃了?”

“哼,我还不至于吃醋,可就是心里不太平衡。”风熠宸大方的开口:“我是觉得小竹那么快人表哥太气人。”

白衣女郎林中娇笑极致媚人

“人和人的有眼缘的。”顾好道。

“想说,们跟我开始没有眼缘?”风熠宸蒜味十足的文。

顾好笑了,觉得风熠宸真是孩子气。

知道这个大男人要面子,她开口道:“我跟当然有眼缘了,没有的话,以为我能在这里委屈自己?”

“谁知道呢!”风熠宸轻哼了一声:“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跟我在一起,到底是为了孩子,为了我这个人。”

“结果都是一样的,不好吗?”

“结果怎么能一样呢?”风熠宸立刻不干了:“为了我,和为了孩子,那是两个标准。”

“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顾好道。

风熠宸再度一把抓住了顾好,把她抱进了自己怀里,俊容上都是抱怨。

“不重视我。”

顾好一怔,她从来没有想到过风熠宸会这样孩子气。

好吧,他这阵子一直这样子,习惯了吃飞醋。

顾好忍俊不禁的开口:“我怎么不重视了?”

“就是不重视我。”风熠宸再度抱怨。

顾好好笑的双手握住了他结实的臂膀,“跟孩子还吃醋。”

“怎么能是吃醋呢?”风熠宸眉头紧蹙:“不爱我。”

顾好再度一愣,她确实很少去想过爱情的事情。

她觉得孩子都生了,爱情很少想起来过。

她甚至觉得,风熠宸这么问自己,很奇怪。

而爱这个字,从风熠宸的口中说出来,有点逗。

“那爱我吗?”顾好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风熠宸怔怔的望着他,良久之后,忽然沉声道:“还没有回答我,就想要套我的话,我不回答。”

他说完,拉下顾好的手,起身气鼓鼓的走了。

顾好错愕着,望着他背影消失在门口。

甚至,门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她叹了口气。

爱他吗?

自然是喜欢的,见到了很是喜悦,不见了会想念。

应该是爱的吧。

风熠宸出来之后,还是气鼓鼓的。

他觉得自己心里很是难受,首先顾好她没有生气凌烟的父母存在,甚至自己养着凌烟的父母她也不生气。

一个女人不生气,不吃醋,要么是大度的过分。

要么可能是从来没有把男人放在心上。

而她总觉得,顾好没有把自己完全放在心上。

所以,他心里很是盼望顾好能够把自己给放在了心里。

可显然,现在很多迹象表明,顾好对自己不够上心。

他很伤心啊。

顾好在屋里坐了一会儿,起身出来。

刚出门,发现风熠宸站在走廊里生闷气。

她觉得好幼稚。

听到开门声,风熠宸耳朵立刻支起来,仔细听着身后的动静。

顾好走了过来,看着他的背影,没有回头看自己的意思。

顾好眉头紧了紧,走过去,伸手拉他的手。

风熠宸一僵,全身都紧绷起来。

他刚要拉顾好的手,握住的时候就听到顾好道:“我饿了,饿了不?”

风熠宸再度一僵,一把甩开了顾好的手,粗嘎的开口道:“我不饿,我饱了。”

“哦。”顾好的反应很是平淡:“那不饿啊,我跟孩子们一起吃饭去了,真的饿死了。”

“顾好!”风熠宸看她真的要走,忍不住低吼道。

顾好回头,目光平静的望着他,道:“又怎么了?”

“,,想气死我吗?”风熠宸意见很大的厚道。

顾好摇头:“没有啊,我怎么能气呢,想多了。”

这男人真是别扭起来的样子比女人还别扭,顾好忍俊不禁,弄了半天,他变成醋坛子了,实在好笑。

本来平静的脸孔上因为隐忍着笑意而唇角抽搐了下。

风熠宸立刻就呆了下,反应过来,一把把顾好给揽进怀里:“小骗子,故意的。”

“哈哈!”顾好笑了起来:“风大总裁,这样闹别扭的样子跟个别扭女人似的,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哼,还不都是气的。”风熠宸也是觉得好生无奈。

“吃饭去。”顾好拍了他一下:“再不去,就自己开醋场吧,我真的饿死了。”

快速的从风熠宸怀里退出来,顾好赶紧去找孩子们。

墨墨和睿熙正在外面抵着头低声说着什么。

顾好走过去,听到一两句。

“我不太喜欢妹妹,我觉得还是弟弟比较好,妈咪要是生两个弟弟给我们,那我们就可以组成一个麻将桌了!”墨墨道。

“我不喜欢弟弟。”睿熙道:“我希望是两个妹妹,妈咪爱生双胞胎,下一次,一定也是双胞胎!”

“还是弟弟吧。”墨墨道:“可以一起踢足球。”

“妹妹也可以的。”

“妹妹爱哭鼻子。”

“可是哥哥,我们如果要弟弟的话,没人陪着妈咪逛街啊。”

“我陪着。”墨墨霸气的开口:“和我,难道不行吗?”

“可是没有女儿,不觉得妈咪很遗憾吗?”

“听天由命吧。”墨墨最后道:“反正妈咪生什么都是注定的,我们也就说说而已!”

“爸爸刚才又想欺负妈咪。”

“没管着点?”

“我给拉开了,不拉开他又亲妈咪。”

“他可真烦人。”

“妈咪不烦他,烦他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