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诞生,最后依靠的是斯科特的力量,生命之力一如魔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也是个人类。”

凯勒布瑞恩曾经这样告诉他。

半精灵并没有说错。人类的生命之力,给了他如巨龙的魔法之力不一样的温暖,让他得以诞生然而在那之前,他就该已经死掉的。

在艾伦捡起那颗灰扑扑毫不起眼的龙蛋之前,把它交给斯科特之前,它就该被冻成一坨坚冰,断绝生机,再没有一点被孵化的可能。

他是怎样坚持到了能够吸取足够的力量破壳而出的那一天那群冒险者们到底是碰巧找到了冰芒的巢穴还是被某种力量送到了他的面前……他从来不曾细想。

是觉得那已无关紧要,还是因为本能的畏惧?

他的确,不敢回望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真实。他任由它们被淹没在灵魂之海,假装它们并不存在。

巨龙并非在诞生之时就能完继承祖先所有的记忆,那太过庞杂而强大的力量会轻易摧毁一个初生的灵魂。他需要花费漫长的时间来接受和融合……但事实上,他并没有这么做。

他关上了那扇门。他拒绝倾听那些永远回响在他灵魂深处的声音,只在需要时匆匆寻找某些东西。

那在千万年的时间里累积下来的,是一片浩瀚无尽的海洋……而他短短十几年属于人类的记忆,脆弱如浪尖的泡沫,一眨眼就会破灭消失。

他害怕他会失去那些记忆。他总是执拗地坚持他是一条龙,然而内心深处,他或许更希望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但如果他从一开始就已经是一枚棋子,他至少也得弄清楚自己的位置,否则当结局来临的那一刻,他会输得更加彻底……他会彻底失去如今他竭力想要守护的一切。

淡蓝色裙子女孩清纯可爱图片

他闭上双眼,沉入自己的意识深处。

这是他自己的战斗……还有人在等他,他不会失败。

怀着同样的不安,娜里亚不停地走来走去,埃德呆呆地蹲在湖边数鱼。

湖水很清。鱼儿们倏忽来去,像是游在半空里,然而埃德数来数去,心还是跳得乱七八糟,一点也静不下来。

他想娜里亚也是一样,因为她没一会儿就停下脚步,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有点不自量力?”她突然开口,紧绷的脸上有一丝少见的沮丧,“不自量力到有点可笑的地步如果真有谁在看着这一切的话,大概会这么觉得吧……我们就像一群小小的虫子,一头撞在一张不知道有多大的网上,连绊在脚下的到底有几根线都看不清,却妄想要毁掉整张网……”

埃德扭头看着她,有点惊讶。老实说他不止一次地这么想过,但娜里亚可很少会说这种丧气的话……不,他就不记得她有说过。

可是,这是必然的吧……他习惯了她的坚强,像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放弃,却忘了她其实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女孩儿,没有什么神圣的血脉,也没有什么强大的天赋。

“你要放弃了吗?”他轻声问道,想起几年前,在极北之光冰雪覆盖的废墟里,她也问过他同样的问题。

而他知道,他会得到不一样的回答。

果然,娜里亚毫不迟疑地给了他一个白眼:“怎么可能!”

埃德笑了起来:“那就只能这样啦,可笑就可笑吧……原本也不是为了做给谁看的嘛。”

“……谢谢你啊。”娜里亚恼怒地抬手就给了他一掌,“听起来真是安慰!”

她眼中的阴云随之而散,而她唇边的笑意让埃德移不开双眼。

他们好像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单独待在一起了。

埃德慌乱地低头猛盯着水面不,不是单独,伊斯还在水里呢!

他心跳得太快,连数鱼的心情都没了,直到娜里亚惊讶地叫了一声,猛扯他的手臂,他才发现,水里那些并不怕人的银色小鱼,突然间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没头没脑地乱窜,有一些甚至从水里跳了出来,仿佛竭力想要逃离这个宁静的湖泊。

然而湖面分明波澜不惊除了惊跳的小鱼激起的涟漪一圈圈散开。

人类远不如动物敏锐。但当那些鱼开始不顾一切地往岸上跳,埃德也终于感觉到那种难以形容的威吓。

颤栗从灵魂深处传到指尖。那种仿佛天空碎裂当头砸下,仿佛整个心脏被一只冰冷的手紧紧摄住,无处可逃的恐惧,他曾经有过在冰龙第一次落在克利瑟斯堡,用一声怒吼让整个城堡瞬间人仰马翻,一片混乱的时候。

那是龙威。而此刻,虽然听不见一点声音,那无形的威压却强烈到他控制不住地想要屈膝跪地。

娜里亚抓住了他的手,脸色苍白。但下一刻她就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想往湖里跳即使她还在发抖。

埃德赶紧拉住她:“他说让我们等着……给他一点时间,他不会有事的。”

他相信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伊斯不会允许他们跟过来他或许需要陪伴,但未必需要帮助。

娜里亚咬住了下唇,紧盯着湖面,但好歹没再试图往里面跳。

埃德松了一口气。然而没过多久,一种细碎的声响以越来越快的速度从湖底漫了上来。

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破水而出,倒是平静的湖面突然怪异地向下陷去,像是要变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却在水流还来得及开始旋转的时候就被瞬间冻结成冰。

埃德呆了一会儿才蹲下来,难以置信地戳了戳冰冷坚硬的湖面它真的完变成了一块冰。

娜里亚低头看他。他们交换了一个惊骇的眼神,又同时转向湖面。

另一种声音隐隐响起。那是他们更为熟悉的声音那是每一年初春,冰封的维因兹河化冻的声音。

冰面几乎是在一瞬间破开。巨大的裂缝一直蔓延到他们脚下,似乎要连着岸边的岩石一起劈开。

地面震动起来,整座山峰都似乎开始颤抖。

他们不自觉地紧紧握住了彼此的手,没有后退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