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当月蓉夫人这四个字喊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是啊,放眼乐城,能让孙铁手如此尊敬地喊一声夫人的人,大概也只有月蓉夫人了吧。

月蓉夫人是乐城最大的大佬,退役飞鹰卫。

飞鹰卫是什么组织,每个人都很清楚。

当年太祖皇帝一统九州开辟炎明王朝,特地设置了一个卫所,专门处理江湖事。

普通人惹了官司自然交给捕头、捕快处理,而江湖修炼者的官司,就是飞鹰卫来判!

飞鹰卫从暗杀、抓捕、行刑,完全自成一系!

甚至每当修炼者听说飞鹰卫来了的时候,皆会心头一紧。

胆敢忤逆飞鹰卫,那便是格杀勿论!

月蓉夫人曾经就是飞鹰卫,并且还是某府城的赤鹰使,当年一府九城的江湖事,皆由她来定夺!

即便现在月蓉夫人已经离开飞鹰卫,但她仍然有着强大的实力和人脉。

眉眼弯弯甜笑美眉表情可爱清新写真

她来到乐城一年多的时间,直接斩灭乐城三大家族,问鼎如今的位置。

如果用雁南城来类比的话,大概只有元家才能来类比。

这个气质超群的女人走出来之后,看了看周围的状况。

孙铁手唯唯诺诺地伺候在她两旁,生怕这位月蓉夫人动怒。

杜天德见状也赶忙行礼:“雁南杜天德见过月蓉夫人。”

她戴着月牙面罩,容貌很是神秘。

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客套话,而是绕着李凌转了一圈。

月蓉夫人的本意只是要看看李凌,结果却被李凌身旁的女孩给惊到了。

“……是锦儿?”

苏锦儿本来就吓得够呛,她不得不小声地回答:“回,回夫人的话,我叫苏锦儿……”

平时从来都未展露过任何惊喜之色的月蓉夫人,突然间就抱住了苏锦儿。

“我的锦儿,想死娘了……”

突然,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心想这是什么情况?

苏锦儿惊慌地将月蓉夫人的面罩摘下,顿时泣不成声。

“娘,真的是……”

苏锦儿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她娘了,记忆里娘亲在很小的时候就不知为何离开家。

“对不起锦儿,是娘对不起。”

其实月蓉夫人也有自己的苦衷。

她年幼习武,少时加入飞鹰卫,可那时的她被一个通晓诗文的小秀才吸引到了。

小秀才便是锦儿的父亲苏承义,那时的苏承义可谓是极具才情,整日吟诗作赋,誓要跟她厮守一生。

只可惜飞鹰卫规矩森严,常年有要务需要做。

二人成婚之后没过几年,生下苏锦儿之后她便离开了父女俩。

做了飞鹰卫,便不能将家庭放在重心上。

又因为通晓朝廷机密,所以不能随时退役。

如此,这样一拖便是好几年。

这些年月蓉为了早日退役便一直在尽力做事,没想到竟然做到了赤鹰使的位置。

原本她还有机会晋升到黑鹰使的位置,不过她放弃了。

为了保证朝廷机密不被泄露,脱离飞鹰卫后需要独自生活三年才能面见家人。

这也是月蓉不能马上回家的原因。

所以她趁着这个时间便来到了距离雁南城最近的乐城生活,结果却阴差阳错成了乐城的霸主。

她还想着不如借此机会给家人挣一份家业出来,好等时间到了让夫君和女儿享享清福。

只是没想到竟然会以如此的方式见面。

苏承义再也没有那种小官的胆小如鼠了,他急忙跑过来盯着看:“娘子,真的是……”

随后,苏承义泪湿满袖。

“怎么连封书信都没有呢!为何连封书信都没有呢!”

即便月蓉现在高高在上,苏承义仍然有足够的理由去埋怨她。

可这种埋怨,更多的是爱吧。

苏承义早就知道老婆是飞鹰卫,只是这种身份不能随便说出来,所以他才一直隐忍做个小官。

多年的离散岁月,早已经把当年那个才高八斗的小秀才消磨成一个不入流的文书小官。

本来对官位不屑一顾的他拼了命也要往上爬,就是等待某天自己加官进爵了能查到月蓉的消息。

为了寻找挚爱,他甚至放弃了诗文才情,堕入名利场之中。

“今日,我们一家可以团聚了。”月蓉这么强硬的女人,终于软弱了一次,她倒在了苏承义的怀中。

而苏锦儿则是抱着父母嚎啕大哭。

见到这一幕,

唐秋然笑中带泪:“没想到锦儿的娘亲竟然这么厉害。”

“对啊,我原本以为她只是个小官后代,谁能想到她娘亲竟然是月蓉夫人呢。”

“哎呀,如果在乐城的话,锦儿的地位岂不是要比子兮姐还高?”

当大家都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庆幸当中时,唯有杜天德这个人在窃喜!

他确实有足够的理由窃喜。

苏锦儿是月蓉夫人的女儿!

那一旦联姻之后杜家的势力岂不是会更加稳固,甚至还有可能更进一步!

当初他只是听儿子说苏锦儿漂亮所以便同意了这门婚事,他心里想得可周到了,苏锦儿就算是嫁过来也是做妾!

日后再给杜腾飞找个家世背景更雄厚的正房,这样一来两不耽误。

如今得知了苏锦儿的真实身份,哪还用找什么正房,直接让她当正房便可。

杜天德现在都笑得合不拢嘴了,仿佛天上要掉下来一个大馅饼刚好掉进他的嘴里。

“亲家,亲家母,咱们可真是有缘啊,今日我可要好好招待一下您二位。”

本来杜天德正在窃喜,可是月蓉夫人突然面色一冷。

“夫君,为何会同意锦儿嫁给杜家?”

就算月蓉以前不了解杜家,但刚才发生的那种事足可以证明他们杜家没有任何担当。

如此家族,怎么能嫁?

苏承义想到这里就来气。

“这杜天德派人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还说不同意就把咱们锦儿卖到青楼去,我能不答应么?”

原来苏承义也并不是真的想嫁女儿。

可是他身为父亲,只能为了女儿的安全和名声去背黑锅,他不同意又能怎样?

他含辛茹苦这么多年养大的女儿,怎么能真的被人卖到青楼去呢?

此话一出,月蓉顿时火冒三丈。

“铁手!”

“在!夫人请下令!”月蓉一指杜天德:“把这家伙的腿给我打断!阻拦者,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