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慕姑娘,们绝情谷的长老,是不是有点多了?”张逸忍不住问了一句。“也不算多啊。”慕倾雪愣了一下,随即浅浅笑道:“绝情花有延年益寿的功效,这些长老们又是吃绝情花长大的,他们有的年龄,已经超过了一百岁,所以说,长老们也不

算多吧。”

“原来如此!”张逸顿时醒悟了过来。

他心里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

药王谷那些家伙虽然说想要炼制长生不老药。

可他认为,药王谷那些家伙是为了延年益寿这种功效而来。

从绝情谷这些长老们能看得出来,绝情花拥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并非虚言。

只要活得越久,门派所拥有的实力也就越强。

也正是因为绝情花,绝情谷才会有这么多的长老,从而在整体实力上,远远超过了药王谷,以及兽王谷。

所以,药王谷和兽王谷也想得到绝情花,从而扭转乾坤!

刹那间。

殿内的所有长老们,各个抬头望来,目光纷纷很不善盯着张逸。

日系体操服少女运动场上写真

张逸止不住眯起了双眼,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心说老子又不是们的敌人,为毛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轰!

下一刻,张逸气沉丹田,浑身的真气开始疯狂涌动,弥漫出来的气势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刹那间。

整个殿内的气氛,仿佛都要凝固了起来。

所有长老们脸色微微一变,都没想到张逸武道修为竟然如此高深莫测。

慕倾雪自然也能感受到长老们对张逸的敌意,她清了清嗓子,对着所有长老们说道:“各位长老,这位是张逸公子,昨晚就是他救的我,请们放尊重一些!”

“倾雪啊,可不要被人给骗了,这年头,什么样的人都有。”

“是啊,现在大敌当前,谁也不清楚这小子是不是药王谷派来的。”

一时间,众长老们议论纷纷,目光很不善盯着张逸,警惕的意味不言而喻。

张逸简直就是一阵无语,他也很理解这些长老们。

正所谓,大敌当前,谁也不知道张逸的来路,所以警惕一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听到这些议论声,慕倾雪俏脸立马冷了下来,她悄悄对着张逸说道:“张公子,要不回避一下?让我来跟这些迂腐的老家伙解释,顺便跟他们谈谈如何防止药王谷的进攻

?”

“好,那们谈吧,我出去走走。”

张逸心说正合自己心意,他很干脆就往殿外走去,瞬间就消失了没影儿……

“倾雪啊,那小子来历不明,一定要警惕一些啊!”

“是啊,他有可能是药王谷派来的奸细,我们需要派人监视他才行。”

“对对……”

张逸刚刚离开不久,这些长老们又开始议论起来,各个都对张逸的身份来历感到警惕。

“们不用再说了,张公子乃是一个好人,根本不是们所说的奸细。”慕倾雪轻哼一声:“还有,们不要忘记了,没有他,我已经回不来了。”

“这……”

所有长老们面面相觑,谁也没再说话了。

“我们暂且不谈张公子的身份来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如何防止药王谷的进攻。”慕倾雪面色一正,开始谈论药王谷进攻的事情。

此时张逸已经离开了议事大殿,他嘴角叼着香烟,游荡在绝情谷之中。

在绝情谷之中,到处都可以见到绝情花。

花香四溢,空气清新,可谓是个绝佳的养身修行的好地方。

他立马拿出地图,顺着地图的标示,抬脚便是朝着天然大阵所在而去……

在这期间,他故意躲避那些正在巡逻的绝情谷弟子,避免被那些绝情谷弟子给发现。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要尽快确认天然大阵位置所在,以及天然大阵到底还存不存在。

走着走着,张逸就来到了一片绝情花的花园。

在他眼前,乃是一片绝情花,只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里面。

嗯?

“那是什么?”

张逸眉头忽然一挑,他向前两步,发现小路上有块石碑。

这块石碑年代已经很久远,尽是被岁月侵蚀的痕迹,只见石碑雕刻着几个大字:此乃禁地所在,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入!

从这里看得出来,这条小路的尽头,应该就是绝情谷的禁地所在。

怪不得,这里巡逻的弟子少了许多,甚至根本就没有巡逻。

所谓的禁地,绝情谷弟子也不能随意进入,恐怕连绝情谷那些长老们都不能进入。

张逸再次掏出地图看了两眼,发现天然大阵的位置就在禁地之中。

这可咋办?

要不要进去呢?

张逸考虑了许久,终于决定进去看两眼。

念及此处,他纵身一跃,悄无声息的顺着小路一直往前飞跃,没有发出半点的声响。

进入其中,他才发现这里的绝情花数量之多,可谓是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里的花香飘溢在空中,闻上两口,都觉得精神了不少。

走了许久,张逸看到绝情花里面坐着一个人,不得不让他止住了脚步。

怎么回事?

这里不是禁地吗?

这里怎么还会有人?

张逸不敢发出半点声响,蹑手蹑脚的继续往前走,以便缩减距离看得更清楚一些。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就看到绝情花海里面确实盘坐着一个人,似乎好像还是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没有穿任何的衣衫,留给了张逸一个雪白的玉背……

她是谁?

又在做什么?

张逸别提有多郁闷了,他屏住了呼吸,打算好好瞧两眼。

呼……

刹那间,那女人所在忽然弥漫出一股白雾,白雾腾飞而起,将其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那女人应该正在修炼内功……

为了瞧得更仔细一些,张逸抬脚继续往前走,这样就能看得更清楚一些了……

嘎吱!

哪料他的脚刚刚落地,不小心就踩在一根树枝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靠!

张逸吓得一身冷汗,他立马就蹲下身子,利用眼前的绝情花遮掩住自己的身子。

“谁?是谁?”

果不其然,那女人猛然被惊醒了过来,怒喝出声。

张逸立马再次屏住呼吸,不敢再乱动弹半分。

“我已经发现了,立马给我滚出来!”

那女人依然盘坐在那儿,没有回头,而是直接嚷嚷大叫着。

嗯?

怎么回事?

那女人为毛没回头就在那大喊大叫的?难不成,她处于练功的关键时刻,所以就不能乱动?